帮孩子建个安全的网络社交圈

时间:2017-06-01  来源:中国消费者报  作者:李燕京  点击量:
  

林海燕制图

如今,互联网不仅深深影响着每个成年人的生活、工作、娱乐,而且也走进了孩子们的纯真世界。从师生交流到同学聊天,从课业辅导到作业完成,几乎都已离不开互联网。由此,微博、微信、QQ等即时通讯工具便为孩子们打造起了一个个社交圈。

中国青少年协会儿童媒介素养教育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,在幼儿园时期,00后儿童对手机、平板电脑、电脑的接触率已超过80%。近半数小学中年级学生拥有自己的QQ,近半数儿童拥有社交媒体账号,35.8%的儿童在网上发表内容,23.1%的儿童拥有网友,更有8.3%的儿童有陌生网友。由于心智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,面对纷扰的互联网,孩子们的甄辨能力还很薄弱,因此,为孩子打造一个健康、安全的网络社交圈便成了家长们关注的焦点。
为学习 学生社交圈兴起
    作为一名小学六年级学生的家长,记者了解,在北京,孩子上学不可能没有自己的微信号。因为在学校里每个班级都有自己的微信群,那是老师、学生、家长们联系、交流的平台。另外,课外补习班的老师们也都会建立微信群,推送练习题、监督孩子学习,甚至还有机构、老师专门推出了微信授课。即时通讯工具俨然已成为孩子们学习生活中的必需品。
    小肖是小学一年级的学生,他根本不懂是什么网络社交,连这个名词都不知道,但是他的学习一天都离不开微信。他说:“我们学校老师建了一个班级微信群,群里面有各课老师、全班同学和家长。每天老师都会把留的作业放到微信群里一份;第二天上课要带的学习用具,也会在群里提醒;学校放假、开会通知等都会在群里发;我们不会的题目一般也直接在群里问老师;时不时还会有同学在群里喊,我的书、本不见了,谁看见了……”
    小肖的妈妈说:“微信不可能不让孩子用,老师经常会自己出一些练习题放到群里让孩子们做。班级微信群里,老师们、孩子们都在,问问题、联系事情,就连找家长都是通过微信群,你说这怎么能不让孩子用呢。”
    在北京学而思(教育机构)负责英语教学研究的李老师说:“现在的即时通讯工具对于教学有很大的辅助作用,我们很多教学任务都是通过微信来实现的。我们要求老师在课前通过微信将预习内容发给学生,课后再将课堂重点、课后练习发给学生。我们还专门开发了软件,将练习题推送给学生,学生直接打开链接就可以做题,然后提交,软件会自动提示学生的对错,并显示详细的解析步骤。而且做作业情况系统都有记录,老师可以直接了解。有什么问题,老师和学生可以在微信群里及时沟通。”
    另据了解,一些玩具企业、早教机构也都开发了自己的幼儿网络社交软件,像乐高是销售拼插玩具的,也开发了自己的社交软件,孩子们可以在拼插玩具后将自己的作品上传和小伙伴们分享。并且可以通过语音交流心得,结交更多的小朋友。
网络社交软件成为新玩伴
    4岁的蜜儿,用姥姥的微信号发留言已经是轻车熟路,她会提醒父母回家时给自己买好吃的,还会通过微信约小区里的小朋友晚饭后到院子里的花坛边玩。蜜儿的姥姥说:“孩子学东西快,我有的时候用微信都不如蜜儿利索。她从幼儿园回来通过微信能约五六个小朋友到院子里一起玩,还会相互商量带什么玩具。”
     找玩伴一起玩,对于很多儿童来说,是即时通讯工具的重要作用。上了学的孩子们多数都有了自己的微信号,于是更是自如地通过即时通讯工具相互联系约着玩各种游戏。
    上小学五年级的张昱最近非常热衷打“王者”,在他的“王者”游戏的朋友名单里有不少都是同班同学。他打开“王者”后总是习惯性地先看一下朋友们有谁在玩游戏。如果碰到哪位“小战友”,他就会通过游戏里的对话功能联系朋友,一起组战队玩游戏。在游戏结束后,他们还会在网上开总结会,分析战斗技巧以备再战。
    张昱还会利用网络直播,直播他和同学们打游戏的过程。他的直播还引来了几十人围观,围观群众还会告诉他打游戏时犯的错误,还提供一些游戏秘籍。他说:“大人都说不让直播,不许看直播,但是我觉得没什么,有同样爱好的人聚在一起讨论游戏多好啊!我们相距很远,但是爱好相同,有了网络就能成为朋友,还能一起玩。我觉得这是好事情。”
    记者了解到,小学高年级的孩子们对于各种网络社交软件的使用,以及对这些软件的属性非常了解,他们能明确地用不同的社交软件干不同的事情。
    王墨和张昱是同班同学,他说:“不同的社交软件会有不同的功能。微信一般也就是学习、和老师同学沟通用。QQ里面可以找到很多群,这些群都是有相同爱好的人组成的。我喜欢动漫,在一次动漫展上我就加入了一个动漫群。大家在里面会讨论很多关于动漫的事情,也有人卖动漫的周边产品。我也有自己经常去的直播间,那里有动漫人物演出的直播,也会直播怎么画动漫人物。和有同样爱好的人在一起,真的很好玩。”
    在孩子们的眼里网络社交是一件有趣的事情。孩子喜欢玩是天性,有了互联网后,他们的玩也从现实转向了虚拟。
这是孩子讲悄悄话的地方
    蜜儿的姥姥说:“一个幼儿园的孩子现在已经学会通过微信和朋友讲小秘密了。一次我听到她和小朋友的留言,讲的是幼儿园老师批评她吃饭挑食。她抱怨了一下老师,还嘱咐小朋友别告诉姥姥。”学龄前儿童就已经学会在网上讲悄悄话了,上学后的孩子们很多话更是不和家长、老师说,而是在网上和朋友,甚至是陌生人聊。
    胜胜是名留守儿童,父母买了台电脑,以便他能通过网络学习。如今这台电脑不仅学习用,还是他倾诉的工具。胜胜说:“父母不在身边,每天打电话的时间又有限,再说也不想和父母说太多,不然他们会担心。很多事爷爷、奶奶根本听不懂我在说什么,所以干脆不说了。我心里有事的时候就上网,找个聊天群把自己不高兴的事说出来,群里会有很多不认识的人安慰我,这样心里就好受了。”
    苏浩在北京,父母都在身边,但是有时候他还是选择把悄悄话告诉网络上的朋友。他说:“在网上的朋友虽然不认识,但是把自己不知怎么决断的事告诉他们,他们会想出各种解决方式,你可以选择自己最喜欢的方式。如果告诉父母,他们的主意不见得是我喜欢的,而且他们还会因为这件事唠叨我,监督我,感觉很不好。网上的朋友就不会这样,大家都感觉很轻松。”
    王玲很喜欢TF-BOY,但是家长不许她花更多的时间在自己的偶像上。她偷偷地参加了粉丝团,也加入了微信群,每天都会在微信的粉丝团里聊自己的偶像。她说:“我就是喜欢TF-BOY,爸妈不让我喜欢,这怎么可能,我只好把我的喜爱在微信群里倾诉。而且群里都是粉丝,大家有共同语言,喜欢和他们聊天。”
    网络社交席卷着、冲击着我们固有的社交方式,对于更容易接受新鲜事物的孩子们来说,网络社交就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。虽然,家长们总是担心网络社交会给孩子带来不良的影响,但是潮流是无法阻挡的,教会孩子辨别比阻止会更有效。